白宮幕僚長約書亞·博爾滕給了我們所有人一個“倒計時”的鐘,提醒我們布什政府在白宮的日子所剩不多。我將那個鐘放在辦公桌上,但要做的事情仍然很多,我非常清楚,我們馬上就要到達“轉折點”,其他政府將回顧我們的政績,並展望下一屆政府。另外,許多領導人都想“了結”一些重要的事,因為他們認為“現在能做的事應該趕緊做了,將來之事誰也無法預測”。
  很明顯,中國人也對不能與小布什繼續合作感到十分惋惜。2001年,海南島撞機事件、對台軍售後,中美兩國的關係好不容易步入正軌。八年來,我們跟中國的關係經歷了許多動蕩時期。中國並不喜歡我們經常提出的一些問題,但他們的態度是寬容的。儘管布什不斷跟達賴喇嘛在白宮的府邸見面,但中方表現出了極大的剋制。2007年,布什出席了達賴喇嘛國會金質獎頒發儀式,他們的抗議聲才有所增加。但中國方面的抗議很快便平息下來。事實上,我們在早些時候就這些令人頭疼的問題達成了協議:我們尊重中國的人權,但也決心在這個問題上挑戰中國。儘管中國的發展勢頭越來越猛,但我們絕不會支持該國的主張。
  我們不斷強調,我們相信中國的經濟增長有助於全球經濟發展,但與此同時,希望他們能加快寬容的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。勞資爭議、種族矛盾、對產品安全的忽視、互聯網的審查制度、因為豆腐渣工程不斷導致大量人員傷亡的事實,都將對中國的發展帶來嚴峻挑戰。人們禁不住想,中國如何剋服官僚體制來有效應對這些問題?中國政府的一些強硬政策受到民眾批評和不滿,我希望中國的領導人在將來能夠釋放一些壓力。我忍不住想,一些正在籌備2012年全國黨代會的官員,是否已經意識到這種史上最快的社會和經濟改革帶來的改革壓力。
  美國能夠也必須繼續呼籲讓中國更加開放與寬容。中美兩國面積相差無幾,情況一樣複雜,但美國政府很少干預國內的發展。中國政府則會限制自由市場發揮優勢,中國與外界的交流也只有兩條途徑:大學和企業。而其他一些更直接的方法則會遭遇阻力,甚至會受到批評。因此,布什是否去參加北京奧運會的問題根本無須討論。我們都明白這是中國展示自己政績的機會,任何想以這次奧運會討價還價的做法肯定會引人反感、抵制。布什早就宣佈,並多次強調他會參加奧林匹克這樣的體育盛會,且沒有任何交換條件。
  有時候,兩個國家也有共同利益。比如在臺灣問題上,從陳水扁當選開始,他不僅是中國人的眼中刺,而且我們對他也並不感冒。臺灣問題是最值得謹慎對待的國際問題之一。雖然一直沒有有效的解決方案,但避免兩方暫時發生衝突十分重要。如果北京對臺灣有所行動,美國承諾幫助臺灣自衛。但是,美國幫助這樣的臺灣政府並無益處。這就是我們跟陳水扁的問題。
  (原標題:中國將何去何從)
創作者介紹

傾城之戀

ekluanekwqc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